笔趣阁 > 遥魄 > 第一百七十九章 珍惜

第一百七十九章 珍惜

?热门推荐:
????林涟漪神色一动,目光晃了晃,承认道“是。”

????无垠好奇地问道“你希望我胜过她吗?”

????林涟漪盯着他好奇的神色,不禁暗暗嘀咕,怎么和刘垣冽一样,但还是认真点头道“希望。”

????无垠笑得神色又温柔几分,侧过头看了看外面的黑夜深深,道“现在是丑时了吧?”

????修炼之人对天地运转规律较普通人敏感得多,若非长期封闭于密室之中,时候几何其实都是可以感知到的。

????“是。”她亦望了眼天色,声音低了低,“明日你还要比试,我才解了胡衷恣在你肺腑之中下的毒,你还是再睡一会儿。”

????“你走吗?”他握紧她双手,食拇指抵在手腕上感受她的脉象。

????“那不走了?”她低头凝视他双手,没多加思考。

????“你自己说的,要我丑时见你。你看现在既是丑时,我又身负重伤,不算丑吗?不论哪种理解都说得过去啊。”

????林涟漪噗嗤一笑,白他一眼,道“你倒有理了?”

????“有理有理,骗得团聚一天算一天,半个凌晨也算天长地久了。”无垠拉她入怀,轻轻擦拭她脸上泪痕,笑容淡去,忽然认真地道,“绿水,我不会放弃的。”

????“我知道啊。”林涟漪抿唇强笑。

????被他一说,泪流竟似难以止住一般淌落下来,一点点晕湿枕上,迅速蔓延开去。

????“才擦干净的。”无垠收起认真,苦笑,顺手从枕下取出一方手帕。借着昏暗灯火,依稀看得清其上的彼岸花图案。

????本该永不相见的花叶在这里是同时存在的。

????林涟漪记得这方手帕,正是十年前初次见面时,无垠不慎掉落的手帕。

????男子很少用这种东西,直到此时,她才好意思大胆问道“这方手帕是从何而来?”

????无垠以手帕为她拭泪,同时说道“一位于我有恩的姑娘所赠。”

????“谁?”林涟漪立马追问。

????无垠笑了笑,盯着她看了片刻,直到她眸中闪现怒意,才忙道“我师娘。”

????林涟漪“……”

????“她一直跟着我佘夜潭的师父,姓‘冯’,你可称她为‘冯姑娘’。”

????“为何不直接称她师娘?”林涟漪怪道。

????无垠停顿了一会儿,才道“不说她了,这手帕送你,别吃醋了啊。”他将手帕塞入她手中,并轻轻拍了拍她手背,“你不是说明日我还有比试吗?快睡吧。”

????林涟漪有些不满,但还是道“好。但愿天亮之后,你肺腑之中的伤势会完全恢复。”

????“好。”他感觉着自枕上蔓延到面颊上的泪水,轻轻回应了一声。

????他左手一抬,烛火顿灭,屋中黑暗,如点染之中的潭水一般,死而又活。

????无穷恐怖,无穷恐惧,却又唯一收容着他。

????佘夜潭的潭水是不是也这样,永恒地暗黑?

????他瞪着双眼,瞳孔因黑暗而放大,残留着的灯影与身畔软玉檀腮重叠,恍若幻梦。

????黑夜侵袭过来,如佘夜潭的深潭一般黑暗,将光芒残影也吞没,唯有温香尚存,不尽安慰。

????身为佘夜潭卧底,从来没有进过佘夜潭。他只能猜想,佘夜潭是什么样,佘夜潭的人是什么样。

????总之在那里,除了冯姑娘,举目无亲。

????“对了,明早我还是翻墙回北林住处,你的比试我就不去看了啊。”林涟漪忽然睁眼。

????“嗯,你还是不来得好,只是不要翻墙出去,走正门吧。”

????“为什么?”

????“不许出墙。”

????“……”

????拂晓。

????“绿水,我要走了啊,你再睡一会儿。”

????“嗯,走吧走吧。”林涟漪含糊地道,“你比试开始后,西林都会来看你吧,到时候我趁机离开。”

????“别翻墙。”

????“……”

????脸颊忽然一痛,她想白他一眼,却双眼红肿得不想睁开眼睛,便伸手挥了挥,道“你小子掐我,我会还的!”

????“好,我等着。”

????轻轻的脚步声远去了,林涟漪又沉沉睡去。

????“咚咚咚!”

????不知过了多久,突然响起一阵敲门声。林涟漪恍然惊醒,短暂慌乱后镇定下来,心念一动,双腿迅速化为蛇尾。

????“咚咚咚!”

????门外那人又敲了三下。

????此时林涟漪已化为半蛇。她屏息凝神,将皮肤感知力延伸至外。

????阳光挥洒,渐渐温暖起这个清晨。隔着屋门,确切感知到屋外仅一人,观其身形,隐约是胡衷恣。秋日寒风自西南面吹来,吹得外面那人的呼出的空气一缕一缕地飘散。

????“无垠师弟?”胡衷恣响亮问道。

????“这混账故意的!”林涟漪一惊,随即坐了起来,翻开锦衾时蛇尾又化作双腿,落在鞋上。

????胡衷恣身为大师兄,自然应该知道无垠已经出去了,喊的这声“无垠师弟”是喊给她听的,如此响亮恐怕也是有挑衅的意思。

????她稍作整理,至门口开门,见胡衷恣微笑中带着些惊讶,惊讶中又带着些莫名的奇怪。只是,绝没有昨晚真相暴露时那种阴狠了,仿佛从来就是这么个温和的正道弟子。

????真是丝毫不露痕迹啊。

????胡衷恣上下打量她一遍,笑道“林姑娘不好意思去看我师弟和你二姐姐的比试,又不回北林去看你的韩姐姐,看来心已在我西林了。”

????韩姐姐?

????林涟漪顿觉惊喜,想必真凶再次出手,证明了韩朗嫣为人所冤后,她便立马被放出来了。

????她不显露于神色,只冷笑道“你西林?你若成了西林掌印人,西林便完了。”

????胡衷恣哈哈笑道“林姑娘说笑了,我从未觊觎掌印人之位。如此重任,还是交由无垠师弟吧。”

????林涟漪冷哼一声,这话她自然是不信的,当下便绕开他走向正门。

????身后传来胡衷恣低低的笑声,不知在笑些什么。

????林涟漪直觉他是在笑她,心中怒意上升至高点才堪堪回落,她竭力忍住了回头打他一顿的冲动。

????“林姑娘,我师弟伤势如何啊?”

????林涟漪不回答,接着往前走。

????“师父命他潜心修炼,他顶嘴了好几次,师父一怒之下打伤了他。为他师兄的我在旁看着,都甚觉同情呐。”

????林涟漪脚步一顿,又惊又觉心痛,心中暗道“你这小子又不告诉我!”

????身后低低的笑声,越发有冷眼旁观的嘲笑意味。

????北林住处。

????林涟漪悄悄进了韩朗嫣的屋,却见其坐在桌前托腮半睡。

????她无奈一笑,本以为韩朗嫣没找到她会很担心,没想到还在睡觉。

????或许是睡梦中被打搅了好梦,才如此困倦吧。

????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