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种田之农家小丑女 > 026 【给他一点碎银子】

026 【给他一点碎银子】

?热门推荐:
????李谦道,“赵伯父,那我就告退了。”

????赵员外一摆手,“不急,如今你要跟白家退亲,也不好住白家,不如今天晚上就留在府上,明日我与你一同去白家。”(白家就是白县令家)

????“这……”李谦并不是很想住赵员外家,他与赵员外关系还真没有好到那个份上。如今找上赵员外,那是因为没有别的更合适的退亲人选了。

????“就这么定了。”赵员外没给李谦拒绝的时间,就这么定了。

????然后,又听赵员外道,“让那三人过来,还有,让那位黄姑娘一同过来。”

????下人道:“是。”

????李谦一看这是赵家处理私事,便要告退,却被赵员外硬留下了,“是一桩疑案,还要贤侄帮忙看一看才是。”

????李谦自然是不想多事的,不过,眼下有求于赵员外,不好置之不理,于是只好半推半就的留下来了。

????过了一会,方茹三人被下人带了过来。

????下人先是在外头禀告了,得到赵员外的允许后,才将三人带到了正厅。

????赵员外打量了一下方茹三人,个子最高的那年轻男子沉默寡言,闷不吭声的,不像是讨女子喜欢的那种男子。那矮一点的脸上有疤的,听下人说是个女子,怎么穿着男装?而且,这样打扮极像男人。最后一个年纪大的,是两人的娘,看着就有些小家子气。

????赵员外眼睛眯了眯,心里有了数。

????沉声问道,“你们可认识黄姑娘?”

????方成山道:“我们不认识什么黄姑娘,我们是今日才来县城的。”

????方茹慢了一步,因为她看到李秀才了。

????李秀才正坐在赵员外右边下面的位置,眼神平静,似乎在打量他们。

????方成山说完后,方茹问:“李秀才,你怎么在这?”

????李秀才似乎没有认出方茹,面带疑惑,“你是……?”也怪方茹的男装扮相太好,让人一眼看不出是女子。

????不过,方茹的话问出口后,李秀才听出来是个方茹是个女子,并觉得这声音似曾相识,他想了一下,又看到方茹脸上的疤了,认了出来:“方姑娘。”

????方茹笑了,“是我,李秀才你怎么在这?”

????赵员外诧异的看向李秀才,“阿谦,你认识这几位?”

????李秀才道:“赵伯父,在下见过几位,也有些交情。他们我们那边的人,这位方姑娘从来都没有来过县里,这次恐怕是第一次,还有这位方兄弟,听说一直在镇上学艺,也不曾出过远门。想来,这三位与府上的黄姑娘是没有关系的。”

????“多谢李公子。”方茹道,“幸好有你在,不然,我可要被人冤枉了。”然后,方茹就将之前遇到新娘子的事仔细的说了一遍。

????说完后,方茹又道,“若我们真与那黄姑娘有瓜葛,或者说,那黄姑娘真与人有私情,并爱慕对方,绝对不会在成亲当日给对方惹上麻烦,这足以说明,被黄姑娘看中并卷入是非的我们并不是黄姑娘的‘情郎’人选。”

????方茹说得有理有据,猜测完全合理。

????赵员外道,“既然几位是李秀才的同乡,那我看在李秀才的面子上,暂且信你们一次。”

????李秀才道:“多谢赵伯父。”只是,赵员外这话,相当于硬让李秀才欠了他一个人情,看在李秀才的份上相信方茹三人。

????李秀才分明是听懂了这话,只是,他神色平静,并没有多说什么。

????“既然已经说清楚了,我们明日一早还要去月老庙,那就告辞了。”方茹道。“李公子,明日我们就要回乡,你可要一起回去?”

????李秀才道,“明日我还有事。”要退亲。

????赵员外本来想让黄姑娘跟方茹三人对峙,分辨谁在说谎的。如今李秀才掺了这么一腿,赵员外信了李秀才的话,自然不用再对峙。

????赵员外看在李秀才的份上,对方茹三人客客气气,还给了一些银子,算是赔礼。赵员外正准备让下人送方茹三人离开,李秀才道,“赵伯父,还是我送他们离开吧,毕竟同乡一场。”

????赵员外同意了。

????李秀才送方茹三人出了赵府。

????“你怎么会是这副打扮?”李秀才是有些惊讶的,上辈子没听说过方屠户家的姑娘去了县里。

????“脸上有疤,若是穿了女装,还得蒙着纱,怕是又惹麻烦。”方茹道,她也好奇,“你这口舌之症冶好了?”竟然不结巴了。

????李秀才道,“好了。”那几日只是灵魂跟身体不匹配,后来适应了一段时间,就好了。毕竟是自己的身子,自然是相合的。

????方王氏眼睛放光的看着李秀才,“你就是李家村那个有了大出息的李谦?真是长得俊啊!好孩子,这次多亏你了!”

????这个李谦不得了啊!

????不仅会读书,学问好,还认识县里的赵员外,这人脉,这头脑,方王氏只觉得李家生了这么一个儿子,是修了八辈子的福啊!

????李秀才面带微笑:“方伯母好。”

????方王氏见李秀才冲她问好,笑得跟朵花似的,“好好好。”

????李秀才又对方茹道,“县里这几日恐怕有些不太平,你们明日去了月老庙后,直接回去吧,越早越好。”明日他会去白县令家退亲,白家肯定不愿意,一定会有动作的。

????还有流窜到正德县的人贩子,也是这几日会有大行动,真是巧了。

????李秀才看了一眼方茹,又看了一眼她脸上的疤,觉得人贩子应该不会对方茹下手,毕竟,谁会想要拐一个脸上有疤的女人呢?

????方成山道:“李兄,这次的恩情我方成山记下了,日后若有我帮得上忙的,只客去镇上镖局找我。”

????李秀才道,“好。”他也没客气。

????“娘,你身上有银子吗?”方茹问方王氏。

????方王氏以为方茹说的银子是刚才赵员外给的赔偿银子,便问,“要银子做什么?”方王氏有些舍不得,那可是十两银子呢,对他们这种小户人家来说,可不少了!

????“给李公子,这次多亏他了。”方茹说道。

????方王氏一听这话,就将赵员外赔偿的十两银子拿了出来,方茹见了便摇头,“娘,不是这个,是碎银,我们自己的银子。”十两银子是从赵府的,又是整的,对李秀才来说,用着不趁手。

????还是零碎银子用着方便。

????方茹低声道,“给李秀才一些碎银子备用,我们出去后再把那十两换成碎银。”赵府的银子,上面刻有赵府的印记,方茹总觉得拿着烫手,等会去破开。

????“不用。”李秀才道。

????“不用客气,我们两家什么情况,大家也知道。现在在外头,总得互相帮忙才是,”方茹道,“县令家的事城里都传遍了,我们也听到了,你过来应该是为了这事吧。出门在外,我知道你带了银子,但是钱这东西,多一些总是好的。”

????李秀才没有再拒绝了,接了方王氏递来的碎银。